首页 > 留学升学 Overseas Study Service

你的未来在现在

发布时间:2015-11-26 19:27:36           责任编辑:管理员           点击次数:8741

       第十一届枫叶国际教育博览会,人头攒动,学生、老师、家长、大学代表、媒体、参观团,各自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志愿者们在做自己份内工作之余,还要挤出时间,趁人少的短暂间歇到自己感兴趣的学校展台那里问一问,要一份宣传材料。被打上“好学生”标签的12年级“学霸”、“学神”们在想哪个学校做保底好,或者在试图抗拒父母和老师们“一定要去名校!”的循循劝诱,只想在大学展上找到一所适合自己,自己想去的,可能并不是那么“名校”的地方。被打上“差生”标签的12年级“学渣”们,可能只求一纸录取,又可能希望借新的环境改变自己被称为“学渣”的现状,在各个有Pathway/University Transfer课程的,希望给你这样展现出“学渣”风貌的少年一个机会,助你有朝一日走出“学渣”困境的大学和学院间穿梭。

       那是2005年的11月,我17岁。那时的我成绩低到离抛弃自我只有一步之遥,而背景是我在那年的9月放出大话说我要改变,我要努力,我要奋斗,我要进多大!17岁的我热爱音乐,恬不知耻地常常把当年的老师和同学们给的雅号“钢琴王子”挂在嘴边,17岁的我也热爱写作、人文和社会科学,却无知地把自己在博客(MSN Space,现在早已消失)上动辄3000字的文章和2000字的回复当做我很有思想的象征。于是,在那个几乎没怎么经过思考的周六下午,我拿着丢人的成绩和还算过得去的雅思分数(6.5)走到名不见经传的布兰顿大学(Brandon University, Manitoba, Canada)的大学代表面前,说我要学音乐。大学代表很开心啊,列了一堆我需要准备的材料清单,从录音到录像,从作品的谱子到自我介绍,我很兴奋,爸妈却很担心:“学音乐太苦了,能混的出来吗?”或许是幸运,或许是不幸,我并没有申请布兰顿大学的作曲系,也没有走上一条职业音乐人的道路。 
       我的父母很现实,同时也很惯着我,他们有一个并不愿意考虑未来工作会不会有着落,所学的专业是不是能找得到工作的败家儿子。在想学音乐很轻易地就受挫之后,我就只能把我的第二选择人文和社科搬出来了(和知音、故事会这类“人文、社科”的书籍并没有什么关系)。小伙伴沃德(很幸运,他现在还是我的小伙伴)当时在卡莫森学院的展台做志愿者,我的展台就在他隔壁。闲谈之间,这个现在正在全球五百强的中前十强的超级大公司任职的家伙跟我强烈推荐了卡莫森学院的各种好(是的他后来去了西安大略和伦敦政经,并没有和我共赴卡莫森),我想了想随便报一下好了,反正成绩烂成这样也没法去多大了。
       于是在充(jian)分(dan)了解了卡莫森学院的学院转大学课程(University Transfer Program)之后,在12月中旬的一个周三,我坐在男校新楼的楼梯上填完了Application Form,附上了我的成绩单,一起丢到了一个信封里,在满家滩的中国邮政寄了出去。2月底,留学中心的老师说,录取下来啦,来办公室取一下吧。拿到卡莫森学院录取通知书的那一瞬间,我心里幻想着从卡莫森开始,转学到更好的维多利亚大学,然后再走向常春藤大学去读研,读博,做教授,走向人生巅峰,想一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可转念一想,我一个学渣,还是不要胡乱幻想了,那些事离我太遥远。
       2008年5月,我第一次坐在维多利亚大学的大三社会学课堂中的时候,脑袋上新买UVIC的帽子的标签都没摘。我的骄傲与兴奋,在那座小城雨后的阳光里挥洒着。可当一年后,2009年的5月,我看着成绩单上一排N(Incomplete,和挂科一个道理)的时候,我只想一枪崩了自己。挫败让我清醒,清醒而后进,后进而前进。10年,我这个学渣遇到了一个很看好我的教授,一个劲儿地鼓励我申请他的研究生,拿着和高中的时候一样蹩脚的成绩单,拿着写的烂成鬼的writing sample和statement of intent,我申请了,被拒绝了。予其惩而毖後患,我带着一路的“学渣”标记,带着拒绝信上“We judged your application to be not competitive with other applicants to the program”的羞耻感,我想了想,还是继续努力吧。于是两年后的5月,一个再次为自己感到骄傲与兴奋的,最后一年Straight A,拿着两个Major毕业的学渣,在他的毕业个人作品音乐会上开心的笑了。
       这一切始于10年前的男校体育馆,我和我的小伙伴,以及他所帮助的卡莫森学院的招生官的对话。在那个几乎所有人都在怀疑学院转大学靠不靠谱的时代,我因为自己的差劲和懒惰,阴差阳错地做出了一个让我缓慢地以一个学渣的身份逐渐成长起来的选择。
       如今,我坐在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 Butler图书馆并不舒服的椅子上,试图在想我到底做了什么,才让我从一个高中时平均分70%上下,社区学院+并不是那么出名的大学以并不是特别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了今天在这个被很多人热捧也被很多人谩骂的所谓常青藤大学的研究生的。我想找几句话给大家总结我的“人生经验”,告诉大家我的“成功”(呵呵)可以“复制”(再次呵呵),憋了半天,却只是憋出上面的一段简短的学渣求学史。
       但是作为一个标准的(每到开学就)特(别)困(的学)生,我有几句看起来像鸡汤的感悟,在此送给正在大学展,和即将参加大学展的学弟学妹们(无论你们自诩或被封为学霸或者学渣)分享:
1、你现在看起来的失败都是让你未来能够更好地接受失败的基石。人生走得太顺了,可能不小心摔一跤就一蹶不振。珍惜失败,珍惜作为一个卢瑟和学渣的经历,但是别珍惜过头。
2、学习这事儿呢,第一要喜欢,第二要坚持。总被他人拽着、推着、拉着、逼着,自然经常会有“这倒霉学校我不上了,这脑残老师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的崩溃心情。
3、沉溺于自己的弱小中是自卑,沉浸在自己幻想的强大中是自大,承认自己的弱点,尽你所能的去付出时间与精力改进,最终才能获得自信。
4、文科(人文、社科、法律等)比你想象的要难的多。这不是“学习不好的人”、“智力不如别人的人”、“数学学不明白的人”的避难所和只是为了混大学文凭的地方。
5、你的未来在现在。现在你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每一个努力与退缩,都会在未来被放大。如果你是个学霸,不要永远把自己当成学霸。如果你是个学渣,也不要永远把自己当成学渣。人成长的过程,就是在不断把自己身上过往的标签一点点摘掉,让最大的那个标签,你的名字,凸显出来的过程。